×

财经首页 > 财经新闻 > 正文

人民币急涨探因:港元利差跳涨引套利交易转向

2018-03-27 08:29:39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原标题:人民币突掀凌厉涨势探因: 港元利差跳涨引套利交易转向)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导读

  3月26日港元拆借利率HIBOR突然上涨,美元-港元利差呈现收窄迹象,套利浪潮骤然转向,当天午后对冲基金纷纷抛售美元离场。

  毫无征兆之下,人民币突然再掀凌厉涨势。

  从3月26日13点起,境内外人民币突然直线跳涨,涨幅一度超过500个基点。截至26日20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触及6.2752,盘中一度创下2月8日以来最高值6.2685;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2696附近,盘中创2月7日以来新高值6.2580。

  某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表示,人民币午盘突然大涨,与同期美元指数大幅跳水下跌息息相关。从26日13点起,美元指数在短短7个小时内从89.46直线下跌至日内低点89.16,引发人民币买涨潮。

  “起初,市场以为中国央行入市干预抬高人民币汇率以缩小中美贸易赤字规模,事实上中资大型银行没有大手笔买入人民币抛售美元的迹象。”上述外汇交易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这也让市场一团雾水,不少对冲基金只能选择跟风买涨人民币对冲美元下跌风险。

  在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看来,人民币突然跳涨与港元拆借利率上涨有密切关系。3月26日,港元拆借利率直线走高,隔夜港元HIBOR上升10个基点至月内新高,12个月期港元HIBOR上升4个基点,创下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令美元-港元利差开始呈现收窄迹象,迫使国际资本纷纷终止买涨美元沽空港元的套利交易,改为抛售美元离场。

  “折让美元突然遭遇抛售下跌压力,加之金融市场担心中美贸易战打响令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受冲击,因此很快掀起一股抛售美元避险潮,最终触发人民币跳涨。”Marc Chandler分析。

  他指出,当前美元之所以被广泛看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上周末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签署1.3万亿美元政府拨款议案的同时,表达了对这份议案的失望,金融市场因此对未来美国政府关门的担忧骤增。

  “在内忧外困的情况下,基于美元下跌而买涨人民币,成为当前一种胜算颇高的新套利策略。”Marc Chandler直言。

  港元利差跳涨的多米诺效应

  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也认为,人民币的跳涨与港元拆借利率触底反弹有关。

  此前,随着美元年内4次加息预期不断发酵,美元-港元利差不断走高,其中3个月美元-港元利差一度扩大至逾100个基点,大量对冲基金纷纷开展买涨美元沽空港元的套利交易。

  但3月26日港元拆借利率HIBOR突然上涨,美元-港元利差呈现收窄迹象,套利浪潮骤然转向,当天午后对冲基金纷纷抛售美元离场。

  “港元拆借利率上涨,一种观点是港元流动性有所吃紧,另一个观点认为香港金管局在当天港元逼近7.85时开始入场干预汇市。”一位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而且,这股美元抛售潮叠加市场对中美贸易战升级的担忧情绪,令美元指数出现大幅跳水。

  CFTC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20日当周,受特朗普打响中美贸易战的影响,美元净空仓规模从前一周的146.1亿美元,大幅上升至219.9亿美元,触及2014年5月以来最高水平。

  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透露,3月26日下午对冲基金增加了人民币多头与美元空头头寸,他们认为中美贸易战打响可能令全球金融市场陷入动荡,迫使高杠杆投资性质的日元套利交易迅速回流,从而激发日元/美元汇率跳涨。

  截至26日20时,日元兑美元汇率徘徊在105.12附近,盘中刷新2016年底以来最高值104.63。

  “但考虑到日本央行可能出手干预汇市压低日元汇率,因此对冲基金选择买涨人民币进行替代,在当前中美贸易战打响之时,中国央行有可能默许人民币适度升值以缩小中美贸易赤字规模。”Marc Chandler直言。在对冲基金的积极买盘下,离岸市场人民币汇率(CNH)涨幅一度突破550个基点,带动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跟进大涨。

  “有些对冲基金希望今天能推动人民币触及6.25区间,因为他们在今年初买入的6个月期人民币看涨期权行权价就在这个区间。” Marc Chandler当天表示。

  机构加仓人民币避险

  当前,全球美元荒正愈演愈烈,尤其是上周3个月美元拆借利率与美元隔夜拆借利率之差(即LIBOR-OIS利差)扩大至2009年5月以来最高值55.5个基点,金融市场普遍担心全球美元流动性日益吃紧。

  “这在某种程度上对美元指数上涨构成不小的利好。”一家欧洲资管机构外汇交易部门负责人坦言,但市场偏偏对此选择无视。

  他直言,受美元指数不断跌向89冲击,3月26日不少国际资管机构进一步削减美元头寸,转而买入黄金与人民币等避险资产,助长了人民币涨幅。

  “美元荒与美元供需吃紧,未必划上等号。”Marc Chandler分析。目前3个月美元libor持续上涨,市场正通过调高美元拆借利率对冲未来美元下跌的汇兑损失风险。究其原因,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系列经济贸易举措令美元陷入跌跌不休的窘境。

  3月初,美银美林全球研究部门对基金经理的一项调查显示,受特朗普采取一系列“不得人心”的经济贸易措施影响,沽空美元俨然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第二大热门套利交易,仅次于对美国部分科技股的买涨押注。

  “美元的疲软走势更多反映当前美国日益严峻的财政压力,以及未来政府关门的博弈风险。”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首席策略分析师洪灏在最新报告中指出。

  “在这种情况下,26日人民币突然跳涨显得水到渠成,一方面大量国际机构需要用人民币对冲美元贬值风险,另一方面随着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对外开放,不少国际投资机构也趁机吸收人民币头寸,转而借助债券通等渠道投资境内债券与原油期货。”Marc Chandler直言。

作者: 编辑:未闻

推荐阅读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际

九江大堤决口20周年

为救儿女妈妈将其从5楼抛下

中央新闻网站  专注青少年领域

版权所有: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108号 京ICP备13016345号-1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客服电话:010-57380506